相关文章

郑州一村庄厂房拆迁 为何引来村民一串问号

来源网址:

大河报.大河客户端记者 郭致远 文 图

“俺村村头的厂房要拆除,村干部和村民建的厂房,执行时有俩标准,让人费解。”8月22日,郑州二七侯寨乡上闫垌村多位村民反映称,该村毗邻贾鲁河河道旁,有多家土小企业盘踞经营,乡里派员敦促拆迁整治,却出现了两种景象——村民厂房被拆,村干部厂房未动迁,甚至依旧偷偷生产。

现场:村头土小企业被告知搬离

上闫垌村位于郑州市航海西路,紧邻贾鲁河上游。8月22日上午9点多钟,记者走近该村看到,一辆货车停泊路边正吊装玻璃,旁边厂房内,各种物件基本清理完毕,偌大的厂房里,只剩下风扇,等待装运。

据这家企业负责人介绍,21日,上闫垌村发出“通牒”称,限期3天,玻璃作坊要全部搬走,规定时间未迁走的话,他们将派出钩机推到。没有办法,他们赶紧一边联系新厂房,一边雇人搬迁玻璃原料。

“村头的小企业,多没有任何手续,干的是高污染行当。它们搬走是好事儿。”该村村民闫先生称,与玻璃作坊毗邻的厂房,是家废品收购站,因其不愿搬离,被强制拆除。为了敦促土小企业迁走,乡里成立了工作组,给动迁企业贴封条几乎天天催促搬迁。然而,让大家想不到的是,村民建的厂房有的被拆,有的企业积极迁走,而村委负责人建的砂布厂,未见搬迁,前几天还悄悄生产。

探访:村委负责人厂房未搬迁

村民们质疑的是,拆除厂房过程中,上闫垌新老村委负责人本应带头,起表率作用。然而,多日来却看不到他们“身先士卒”的身影。

经村民指引,记者在村中街看到,一个3米多高红门微开,上面张贴的封条被撕掉,凑近观察,这是间涂料生产车间,里面摆放着生产设备和原料。门口告示称,为打造优美环境,维护公共环境卫生,创建活力侯寨,决定对侯寨辖区所有土小企业予以依法取缔,限其7月18日前全部关停、搬迁完毕,逾期不关停搬迁者,乡政府组织人员强行拆除并追究相关责任。

“一个多月过去了,这个厂子虽然停工了,但是并未搬迁。”多位村民称,这个厂房是该村老支书修建,数日过去,依旧迟迟不搬迁,早已引起大家不满,亦不见乡里动真格,强行拆除。

村头西南角是家砂布厂,门口也张贴着封条,通过大门缝隙可见,里面摆放着胶辊、生活用品等,敲门试图进入,院内两条狗大叫,未见人开门。“这个厂子,是新任村支书闫某的,它离贾鲁河四五十米。”知情者称,目前,大多数小企业已经搬离,但是这家小作坊,至今没有搬离迹象,“作为村领导,处理这事儿应该一碗水端平,不能光拆人家的,不动自己的。选择性执法,咋能让人信服。”

声音:砂布厂3日内搬迁完毕

在侯寨乡政府,上闫垌村支部书记某回应称,乡村两级部门要求搬走的厂子,都是没有环评手续的土小企业。她自称,租赁自家厂房的那家砂布厂,亦没有环评手续,已经告知了厂子老板,8月底前搬迁完毕。腾空厂房。

而据侯寨乡负责敦促该村土小企业搬迁的朱女士介绍,这个村子土小企业有多家,他们亦不清楚那家土小企业厂房,是现任和原任村领导建设的。22日上午,接到媒体的反映后,他们已经派员进驻砂布厂调查,根据工作安排,责令这家砂布厂,在3天内搬迁完毕,而那家涂料厂,也要尽快搬迁结束。